海岸线小说 > 未删小说下载网 > 仙渡有声小说 >乡村乱3伦
等射精的余劲退去后,我松开晓薇的双腿坐在沙发旁,晓薇的身体宛如失去骨头般瘫软在床上。胸口两团摊平的巨乳上满是汗珠,随着呼吸上下起伏着。   泸澌笑着把他抚起来,同时对那五个人说道:“你们也起来。”   泸澌军团重回到泸澌的手中,芭茸还把泊铘弃下的西境城赐给了泸澌。 而拔出按摩棒后,他们一边用手指挖我下面两个洞洞,一边享受的抚摸我雪白的大腿和下体的嫩毛。 天色逐渐暗去,许多人家已经点亮了灯火,小姑娘的病房里一片寂静。 看着美艳熟妇局长张娴淑的惊恐表情,我的心里那股兽性就越强烈。我慢慢解开了美艳熟妇局长张娴淑胸前的扣子,雪白肩膀上的胸罩吊带一点点地展现出来,美艳熟妇局长张娴淑好像要窒息。   十二、接客(一) 王逸惊呼一声“我去!!!!”,然后就感受数倍于之前的快感聚集而来,最为敏感的龟头变得红肿不堪,一股强有力的喷射感从小腹直达老二。王逸再也忍受不住,头脑一片空白的大喊道,“姐姐我射了!!!”随即浓稠的精华一股一股的从老二中喷射而出,多数都蹭在了胡雅的黑丝脚足底上。这时候胡雅的左脚还踩着王逸的马眼,射精时候马眼又酸又麻,王逸忍不住全身开始颤抖,这一抖动更加大了马眼与龟头和黑丝脚的摩擦,让射精的感觉来的更加猛烈。 「那帮我含一次吧……」我还想要求什么,但是老婆把脸往旁边一别,好像生气了。 列车完全停下,我们正停在一个路灯的旁边,包厢内顿时充满了黄色的昏暗光线。 透过了荡漾的水面,我从水下可以模糊的看到芳的轮廓。不能再这么下去了,终于凭着最后一股真气,努力的抬起脖子,利用腰腹力量让自己的口鼻升出水面。 仙渡有声小说 小梅靠在他的怀里说,只要陈医生能爱她,你要怎么玩就怎么玩,陈医生大喜若狂,马上从抽屉里拿出了一包未拆封的白色蕾丝的丝袜。小梅娇羞地接过丝袜,拉起护士裙翘起玉腿慢慢穿上白丝袜。 再之后,春天的时候,气温回升,海媛姐也跟风穿了丝袜裙子。清明节那时候一起去宁波玩,海媛姐发现刘天栋越来越奇怪了,亲亲抱抱都很敷衍,真正让刘天栋有反应的是…海媛姐的丝袜脚。只有在匍匐在地上拼命地吸吮和猛嗅海媛姐丝袜脚,尤其是走了一天之后的丝袜脚的时候,刘天栋的小鸡鸡才会全面勃起。海媛姐都怀疑自己了,是自己不够好看?还是刘天栋有病? 我的手从内衣边进入,寻找她的奶头! 接下来的几天我天天都找借口去找老婆,有时候是午休时间,有时候是下班时间,有一次我还专门买了花给她送到办公室去,老婆对我的殷勤感到惊讶,但是也在同事面前很得意。 「有什麼關係,借你肚子躺一下,你又不會少塊肉。」 一把将早准备好的零钱塞给司机。我便一下子跳下了车。 这时郑月娥突然搂著姚乙道:“既然是外人分辨不出来。那我就做你的妹妹吧!”   李斌满意的笑了笑,估计明天杜斌一家一定会很积极的。   我摸了摸自己的身体,仍是一丝不挂,只有一对大腿丝袜,但是多了一张被子在身上盖着,而我更是感到被我弄湿了的床单仍是湿湿的!这时我真的不知如何反应了,反而是我老公感到我醒了,躺着侧过头来看着我先说话的:「你睡醒了吗?老婆。」我这时真的不知如何反应了,而我这时更是看到在床边的梳粧台上放着一个已用过的凹凸条纹避孕套,还载满了白色的精液!我心想,那个胖子为什幺不把它处理掉啊?我老公没理由看不到了啊!他害惨我了……我这时更说不出话来,只从嘴里吐出了断断续续的单字:「老公……我……我……」我这时不知想说什幺,更是不懂得如何去说,心知是我背着他跟别人干了,我还能说什幺啊?这时我只急得眼泪也快流出来,呆呆的看着老公的脸。 小玫叹了口气,开始娓娓道来。   2022年4月16日袁钟听到她这么霸气的话,顿时感觉老婆像极了古代的皇帝,而自己就是那些太监,每天必须要听从老婆的安排,伺候她们的妃嫔(野男人)。   “啊呀,小逸,你又来……昨天我都快被你操死了,我从来还没有被人连续操过两次高潮呢,昨天我都不知道自己是活是死,就感觉一直在云上飞。”刘雅婷翻了个身子,趴到王逸胸前说道。王逸知道自己这只是睡醒后的生理反应,轻轻刮了下她的小鼻子问道:“你怎么总喊我小逸呢,我明明比你大一岁的。”刘雅婷嘻嘻一笑,一副欲言又止的模样。 从此之后刘敏变着花样的讨好苏继红,吃喝穿用还有日常调教侍奉无所不包。苏继红其实倒不是女同也不是双,只不过她喜欢这种掌控的感觉以及每天被偷窥的快感。一直以来刘敏成绩好,人(尤其五官)长得好,收到了老师同学的一致喜爱,苏继红自觉自己五官不差,但是在外界还是以“会化妆”而出名,而且成绩不上不下,跟刘敏完全不是一个量级。 芳终于站了起来,关上了浴缸的排水孔,拧开了水龙头,试了下水温,跨出了浴缸。水慢慢的漫了起来,虽然那么大的浴缸放水是非常的缓慢。 在家这几天时间过得很快,出人意料的事,王逸的父母不仅没有收王逸的五千元,反而听说儿子搞出了不少名堂,实习顺利,唱歌顺利,见义勇为更是大英雄,心里高兴的不得了。就是听说儿子被打断了肋骨二老心疼不已。老王借着酒劲,给王逸硬塞了一张卡,里面有这些年攒下的10万块,让王逸做创业资金。“儿子,爸…爸这几年还是有点…有点家底的!”老王大手一挥,颇有些重回当年车间主任的风采,“不够还有啊!还有!不过也不多了…不多了!哈哈哈哈!干!”想当年,金戈铁马,气吞万里如虎!王主任看着儿子,不由得想起了自己的青春岁月。 小关的鸡巴好大好粗,秀莲越摸越高兴了,索性把衣服都脱光了,眼睛冒火似的对小关说:「姐看你的鸡巴也挺大的呀!姐就喜欢老弟的大鸡巴,呆会儿你的大鸡巴可要好好地肏哦!」小关一直都叫自己的阳具爲鸡巴,但很少有女人叫鸡巴,其实这个叫法是原始的叫法,大概是因爲秀莲长住在山村的习惯吧,一直把这个叫做鸡巴,但是小关听到这个叫法却更加的刺激,鸡巴胀得更大了!小关飞快地脱光了衣服,一步就跨上了床,刚要上秀莲,秀莲却笑吟吟地把他拦住了,说:「先别着急嘛!站好了,让大姐先给你聒聒你的鸡巴,你先舒服舒服。聒大了有劲儿了好壳!肏着又深又舒服!」小关更是高兴了!   突然她瞄到一张我老婆抱着刚出生的儿子的照片后抖出一句,「你有小宝宝啦?」我回答道:「是啊,2个多月了,我和老婆最近都忙,现在孩子在我父母那带着。」她回了句,「真好,都当爸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