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岸线小说 > 言情小说 > 孀喜临门 > 正文 第八十七章 侍卿如母
    ---无广告小说---  赵雪回到家时,宁燕正坐在那儿发呆。
    “怎么一脸心事的样子。”赵雪端了杯水坐到宁燕身边,道:“在想什么?”
    “没想什么。”宁燕挤出个笑看着赵雪道:“今天回来的真早。”
    “今天在外面跑了一天有些累了,就早些回来了。”赵雪把杯子放下,对宁燕道:“我有事要和你商量。”
    宁燕心头一紧,勉强保持着笑道:“什么事还要和我商量。”
    “这事和你有关。”赵雪道:“昨天晚上我和你提过我可能会改嫁的事。后来我想了想,这两年里我都不会再嫁人。”
    宁燕拧着的心终于放松下来,可仔细品品赵雪这话,她又觉得不是那个味儿。
    “按理说这事我不该和你提,但我们家情况和一般人家不大一样。”她是宁燕的嫂子,却当着她的面说她以后可能会再嫁,她听了之后心里肯定不会太好受。可昨天她已经挑起这个话头了,要是这话不说明白,这桩事会一直堵在她们之间。
    “你这两年都不会再嫁?”宁燕看着赵雪,再一次确定她刚才说的话。
    “嗯,这两年时间我还是能保证的。”赵雪道:“再过两年你就十二岁了,到了那个年纪,有很多事情你就能自己拿主意了。”
    宁燕垂头拨着自己的手指甲,赵雪知道她心思肯定烦乱,可有些话还是得说。
    “等你再大些,就不会像现在这样依赖着我了。”赵雪道:“这两年我会尽量改善家里的条件,到时候多给你一些选择。”
    “嫂子不改嫁不行吗?”宁燕恳求的看着赵雪,道:“我知道我这么想很自私,可我真不想嫂子再嫁,等我长大后就把嫂子当亲母亲一样养着,这样不行吗?”
    “你这个想法不大实际。”赵雪道:“这个承诺我不能许你,而且你若真嫁了人,不一定能顾及到我这儿。”
    宁燕沉默了,赵雪也不想和宁燕讨论这么严肃的问题,可有些事必须提前说好,让宁燕有个心理准备。
    “妹子,嫂子和你说,这人啊,靠人真不如靠己。自己都靠不住,那别人真不见得有多可靠了。”赵雪把凳子移到宁燕身边,拍了拍她的肩膀道:“不要苦着一张脸,天又没塌下来,也不是什么大事。”
    宁燕冲着赵雪来了个微笑,只是那笑容很短暂,很快她又恢复到原先那怏怏不乐的样子。
    “这事你真不用担心。”赵雪叹了口气,道:“要担心这事的人是我,如果我真有改嫁那一天,肯定会把你安置好的。你要是不满意,到时候闹我婚礼指着我骂没良心就是了。”
    “这样不大好吧。”宁燕犹豫的看着赵雪,道:“要是嫂子找人拦着,我进不去怎么办?”
    “你这死丫头,还真准备去闹啊。”赵雪轻轻拍了拍宁燕的脑袋,道:“我只是提前给你提个醒,改嫁哪是那么容易的,我未必就能嫁出去呢。”
    想到这儿,赵雪有些怅然了。今天拒绝黄连之后,看着他那张脸,赵雪想起一句话,过那个村就没那个店了,当时她甚至在想,也许黄连是她遇到的唯一一朵桃花。两年之后她都二十岁了,她还要找个两情相悦的人过一辈子,谈何容易啊。
    宁燕见赵雪一脸忧心的样子,拉了拉她的衣袖道:“嫁不出去也没事,以后我养嫂子,大不了我一辈子不嫁人就是了。”
    “真是傻孩子。”赵雪看着宁燕一脸真诚渴望的样子,捏了捏她的小脸蛋道:“和你说这些话,我只希望你从现在开始就学着独立,学着靠自己。你要明白,身边的人不是都可靠或者都可以依靠。”
    “每个人都有每个人的人生,遇到事情你不可能一直想着都靠着别人。”赵雪看着宁燕似懂非懂的样子,继续说道:“你从小就比其他孩子懂事,我希望你一直这样懂事的长大下去。”
    宁燕眨了眨眼,赵雪看着她这样子微微有些愣神。像她这个年纪,就应该快快乐乐的成长,不知忧愁是何物。从教育学角度来说,赵雪所说的这些都是违背教育原理宗旨的,像她这样严重妨碍了大靖朝花朵健康阳光的成长。
    可是,宁燕与其他女孩不同,她出生的环境就决定了她早熟的性格。从赵雪醒来见到宁燕第一眼,就觉得她可怜,等彻底想起宁燕的身世后,她知道了宁燕是真的可怜,她这一辈子至少前半辈子过得都不会比别人容易。
    除去父母双亡,只有寡嫂携带这样的身世之外,她还扣着一顶大帽子,命硬,克亲人。这里的人是比较迷信的,这种说法可能会影响她一生。
    而且她无父母兄长依靠,以后出嫁遇到好人家倒还好,要是嫁到的人家不好相与,欺负她娘家没人,她以后就别想过上安生日子。
    “这两年我要好好培养你。”赵雪拉住宁燕的手,道:“我要你成为一个独当一面的女子,勇敢、坚强,这样你以后就算遇到再多事,也不会怕不会慌。”
    “这世上有很多事是无法改变的,与其逃避不如直面,有些事遇到了你会觉得很烦,等熬过去了,你就会发现那事其实也就那样,没有什么了不得的。”
    宁燕见赵雪一脸激情的说着,也不好打断她。此时的她年少懵懂,尚不知人事坎坷艰难,等到她痛过悟过之后,才知道赵雪这番话对她意义到底有多重大。
    “其实你人生也没多艰难,不用做出这副表情。”赵雪抚平宁燕的眉间,道:“有些事外人觉得多不容易,你真经历了倒觉得没什么。别人怎么看不重要,内心平和舒畅才最实在。”
    赵雪和宁燕说了太久的话,晚饭弄得就很随便。等把碗筷收拾好之后,赵雪就带着宁燕去了王芝家。
    每隔十天,赵雪会到王芝家去一趟。王芝看着赵雪标注在书上的字迹,道:“你不只要学认字,还得学练字,你写的字只有你自己认得出来。”
    赵雪嘿嘿一笑,和宁燕在一旁玩的宁白英凑过来看了会儿,煞有其事的点着头道:“还没我写的好。”
    “有空再抽时间练。”赵雪在书上标记着,过段时间她就会闲下来了吧。
    ---无广告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