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岸线小说 > 澳门美高梅开户_美高梅官方注册_穿越小说 > 回到明朝当藩王 > 正文 第458章 东边一棵大柳树
    ---无广告小说---
    鲜车百乘使龙庭,路指全燕古北平。
    此时的北平,尚未成为大明的京师,只是燕王封地。
    朱权一路南下,想要前往威海卫,势必会途径北平。
    既然来了,便逃不过燕王的眼线,不如正大光明地去打个招呼。
    顺便,还能让徐妙锦探望姐姐。
    “十七弟!许久不见,为兄甚是想念!”
    朱棣上来就是一个熊抱,这般热情,在场众人无不感慨燕王与宁王兄弟情深。
    “无情最是帝王家,我看燕王对咱们家殿下当真热情!”
    张文远身为新人,此番出行,一路上小心谨慎。
    黄岐山作为多年老油条,低声提醒道:“你我还是少看多做。”
    徐妙云见到妹妹,自然心中欢喜,两姐妹有不少悄悄话要说。
    朱高炽放下手中政务,便匆匆赶回王府与朱权见礼。
    唯有朱高煦和朱高燧两兄弟,满脸不情愿地来见朱权。
    若不是碍于礼法,他们二人才不想与这位宁王叔相见。
    “十七弟,此番前去威海卫,可谓是路途遥远。”
    朱棣笑道:“你带的随行护卫并不多,为兄可差遣燕山铁骑保护于你。”
    朱权轻笑道:“多谢四哥挂念,我大明如今境内太平,无须劳师动众。”
    一旁的道衍和尚,眨着三角眼,病虎之姿,让人不寒而栗。
    张宇初,张晓符兄妹,在两位藩王面前,自然不敢说话,甚至被一屋的皇亲国戚,压得有些喘不过气。
    “这位想必是龙虎山天师嫡子。”
    道衍开口,矛头直指张宇初,“所谓长幼有序,小天师前来祈福,理应先到燕王府,再去宁王府才对。”
    张宇初皱眉不止,他前来大宁,是奉了皇上旨意。
    何况北平也有其他师兄弟做法事。
    可如今的局势,却不容张宇初说实话。
    “贫道受教,大师说的不错。”
    张宇初起身行礼,“山野之人,不懂礼数,还请燕王殿下莫要怪罪!”
    燕王朱棣抚掌大笑,“本王岂是小肚鸡肠之人?”
    朱棣看向道衍,后者心领神会。
    “素闻龙虎山乃道家正统,向来能掐会算,贫僧想要请教一番。”
    道衍冷笑道:“敢问张天师,明年北伐,我军能否得胜而归,消灭鞑靼?”
    此言一出,张宇初头大如斗。
    这是个两难的问题。
    如今大明处于优势,鞑靼人几乎见了大规模明军就直接跑路,根本不给交战的机会。
    消灭鞑靼,谈何容易?
    张宇初实话实说,道衍肯定会以此发难,说他祸乱军心。
    倘若直接撒谎奉承,又会败坏龙虎山的名声。
    张晓符担忧不已,哪怕是大哥,此番也是骑虎难下。
    “小天师为何闭口不答?莫非龙虎山的传承,不过是摆设?”
    道衍把玩手中佛珠,口诵佛号:“唉!可惜占据名山大川的,不过是些欺世盗名之徒!”
    张宇初恼羞成怒,却听到朱权开口了。
    “我素闻道衍大师神算鬼谋。”
    朱权笑道:“不知大师可否算到,本王用左手吃饭,还是用右手吃饭?”
    道衍三角眼定睛一看,笑道:“殿下右臂较于左臂,稍微粗壮些,想必是惯用右手。”
    朱权颔首点头,竖起大拇指称赞道:“大师果然慧眼如炬!恭喜你,答错了!”
    答错了?
    道衍有些不可置信,随即听到朱权公布答案。
    “本王又不是阿三,怎么会用手吃饭?我中原子民一向用筷子!”
    咳咳!
    此言一出,道衍差点一口老血喷出。
    这逆王,果然不按套路出牌!
    “素闻宁王殿下大才,此番前来北平,可否赋诗一首?”
    道衍随即看向燕王。
    朱棣吩咐下人,取出一幅画。
    “此乃《柳堤送别图》!”
    画面铺开,曲曲折折的河堤,四面皆是柳树,小船待发,河岸上一女子正与人依依惜别。
    才子佳人的故事,总是充满凄凉。
    “十七弟,可否为此画题诗一首?”
    朱棣开口,身为弟弟的朱权,断然不会拂了对方面子。
    道衍已经做好了准备,无论诗词如何,他都会暗讽宁王只知吟诗作对,儿女情长。
    “十七弟,我对你的才华再有耳闻,今日终能得见。”
    徐妙云双眸似水,却带着谈谈的冰冷,似乎能看透一切,十指纤纤,肤如凝脂。
    身着雍容紫宫服,长及曳地,细腰以云带约束,更显出不盈一握,发间一支七宝珊瑚簪,映得面若芙蓉。
    “尝闻四嫂乃不多见的佳人,与我四哥果然登堂入对!”
    朱权笑道:“四哥北伐出征,家中有事尽管告诉兄弟,我有求必硬!”
    徐妙云听不出其中端倪,朱棣则是赶紧岔开话题。
    “十七弟,还是先行作诗吧!”
    朱权起身,简单看了眼画卷,随即口诵道:“东边一棵大柳树,西边一棵大柳树,南边一棵大柳树,北边一棵大柳树!”
    此言一出,燕王府众人哄堂大笑,宁王府之人,则是满脸愠怒,不知所措。
    平日里朱权可谓是出口成章,为何今日却道出如此离谱之话?
    “哈哈哈哈!宁王叔大才,小侄佩服!”
    “宁王叔这是江郎才尽,黔驴技穷!”
    朱高煦和朱高燧两兄弟,笑得极为开心,终于能看到朱权吃瘪。
    朱高炽并未发笑,他深知宁王之才,不该如此。
    徐妙云一阵娇笑,胸口起伏,波涛乱颤。
    朱棣更是嘴角上挑,“十七弟这首诗,做的不错,很是应景!”
    道衍和尚口诵佛号,笑道:“阿弥陀佛,今日方知,宁王殿下之才,不过如此,一首打油诗罢了!”
    话音刚落,就听到有人破口大骂。
    “老贼秃!你特娘说什么!”
    张文远撸起袖子,就要给道衍好看。
    幸好被黄岐山等人拦下。
    “呵呵,宁王府之人,当真不懂礼数!”
    “我看燕王府众人,也彼此彼此。”
    朱权负手而立,笑道:“本王的诗词,可是稀罕物。你道衍和尚何德何能,让本王为你作诗?”
    “拿出稀罕物,本王化诗为词,让你们口中的打油诗妙笔生花!”---无广告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