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广告小说---
    广元界。
    “啊,终于回来啦!”
    冉灵夕深吸一口气,舒展着双臂沉醉道。
    一旁,陈道玄转头对洛漓道:“待会儿你随我一道拜访五河天尊。”
    “嗯,听你的。”
    洛漓点点头。
    旋即,陈道玄看向冉灵夕,笑着道:“你也陪我们一起去吧。”
    冉灵夕眼珠微微转了转,笑眯眯点头道:“好呀!”
    ......
    一盏茶后。
    三人一齐来到五河天尊闭关的洞府外站立。
    “晚辈陈道玄,有事求见天尊。”
    “进来吧。”
    洞府内,一道威严的声音传来出来。
    闻言,陈道玄三人并肩走入洞府。
    洞府内的陈设十分简朴,全然看不出这是一位人族顶尖强者的住所,反倒是像一位低阶修士一般。
    但陈道玄在进入洞府的一瞬间,便感受到了一股别样的气息。
    “这是......纯阳!”
    陈道玄内心震撼。
    在他印象中,只有突破到大乘真仙之境,才会将法力完全转化为纯阳仙力。
    当然,除此之外,纯阳仙器上也会有纯阳气息,只是这股气息不太像是纯阳仙器所散发,而更像是纯阳仙力。
    看出陈道玄的疑惑,前方盘膝而坐的五河天尊缓缓开口道:“渡劫修士每渡过一次雷劫,都会使法力蜕变一次,而这个蜕变的过程,就是法力向纯阳仙力的转变。
    大乘真仙为何强过渡劫天尊那么多,绝大部分原因就在于此,两者的力量属性,已经有了本质上的区别。”
    听到这,陈道玄才恍然大误,他赶忙朝五河天尊拱拱手:“多谢天尊解惑。”
    五河天尊微微点头。
    这些东西都是渡劫修士的基本常识,只是对陈道玄这种小地方出身的修士来说,确实算的上绝密。
    旋即,五河天尊又笑着看向洛漓,道:“你来找我,不会就是为了这事吧?”
    “天尊明鉴,”
    陈道玄直接介绍道,“这位是我道侣洛漓,我想借用深渊之地,助其突破修为,还请天尊成全!”
    思来想去,陈道玄还是决定向五河天尊坦白。
    毕竟他不清楚深渊之地的珍贵程度,贸然借着做客的理由蹭人家的宝地,若惹得五河天尊不快,那可就不美了。
    孰知五河天尊还未回话,一旁的冉灵夕就帮腔道:“爹爹,你就答应让洛漓姐姐去深渊之地修行吧,不然以后洛漓姐姐也会像娘那样,修为差了您好远好远了。”
    冉灵夕的这句话,彻底打动了五河天尊。
    只见他点点头,道:“让你道侣去深渊之地修行并无问题,只是深渊之地逸散的道蕴是有定数的,分给她多一点,你就少一点。
    如此,你还有信心在不到六年的时间突破造物境,拿到我的推荐名额吗?”
    五河天尊目不转睛的看着他,“要知道,这次可是你一步登天的机会,想要下一个名额,可就得再等一千年。”
    听到这,洛漓当即摇头:“天尊,我不要去那什么深渊之地修行,还请将这个机会让给我夫君!”
    说着,洛漓盈盈一拜,就要朝他跪下。
    五河天尊挥了挥手,洛漓当即便感觉自己无法跪下去,只得不断对陈道玄摇头。
    一旁,陈道玄深吸一口气,郑重道:“哪怕失去这次机会,我也不后悔!”
    “当真?”
    “当真!”
    陈道玄认真的点点头。
    “也罢,你带你的道侣去吧。”
    五河天尊挥了挥手,随即闭上双眼。
    洛漓焦急不已,却被陈道玄直接无视,他朝五河天尊再次拱手道:“既然如此,晚辈就不打扰了,告辞。”
    说着,陈道玄拉着洛漓的小手,径直离开了五河天尊的洞府。
    洞府内。
    冉灵夕贼兮兮的看向五河天尊,好奇道:“爹,你干嘛要骗他啊,咱们这处深渊之地明明最多可同时供应五人修行。”
    五河天尊拍了拍她的额头,笑道:“你爹爹总得看看,我为你们母女找的后路,是不是那么靠谱啊。”
    “爹爹,什么后路啊?”
    五河天尊笑而不语,只是眸光中有一丝淡淡的不舍。
    ......
    除了天尊洞府。
    洛漓十分生气,甩开陈道玄的大手道:“你凭什么要替我做决定,天尊都说了,你明明有机会获得这次突破渡劫期的名额,为什么要放弃?”
    陈道玄摇摇头,惊讶的看着她:“我什么时候说过要放弃了?”
    “那你刚刚......”
    陈道玄轻轻揽住她的细腰,轻声道:“你放心,我有十成把握!”
    “你没骗我?”
    洛漓用怀疑的眼神看着陈道玄。
    “我什么时候骗过......”
    陈道玄此话一说出口,顿时有些心虚,连忙改口,“你放心,我这次绝对不会骗你!”
    说完,认真的看向洛漓。
    仔细与陈道玄对视一眼,确定对方没有欺骗自己,洛漓这才点点头:“你这次要是骗我,我以后就再也不理你了。”
    “绝对不会。”
    陈道玄笑着道。
    实际上,深渊之地对其他修士来说是悟道圣地,但对陈道玄来说,当真是一个鸡肋的地方。
    他有《鸿蒙悟道经》,理论上可以将悟性无限提升,只要有足够的界源珠,哪还需要什么深渊之地啊。
    但洛漓并不知道这一点,害怕因自己让陈道玄错失快速突破渡劫期的良机,也就不值得意外了。
    ......
    深渊之地。
    陈道玄盘膝而坐,洛漓则坐在他身旁。
    此刻,洛漓已服下陈道玄从传宝阁专门为她购买的圣元丹。
    天尊府内,数不清的灵气朝着深渊之地聚集。
    广元界和凤陨界不同。
    在广元界,是没有灵脉这种东西的,灵气几乎是平均分布在广元界各处。
    相较于凤陨界的灵气被各大修行势力占据,广元界才是真正的修行圣地。
    看着洛漓被灵气光柱淹没,陈道玄也安心的闭上双眼,开始参悟灵性本源的奥秘。
    此次出去,他已经摸到了突破至造物境的门径。
    唯一要做的,就是利用神识,不断查探其他造物境修士的灵性本源,再创造自己属于自己的灵性,从而真正为玄黄界创造出新的灵性生命。
    时间一点点流逝。
    陈道玄有洛漓陪伴,修行起来格外舒心。
    这种生活,就仿佛回到了当初他修为尚低的识海。
    当初也是像现在这样,他和洛漓时常互相陪伴修行,只是那时候他和洛漓之间的窗户纸还没有捅开。
    再加上洛漓还未化形,陈道玄虽对洛漓这位鲛人族女子心生好感,但却并没有表露出来。
    直到洛漓主动袒露心迹,二人这才彻底走到了一起。
    现在,陈道玄修炼累了,就端详洛漓绝美的侧颜舒缓心情。
    有时候洛漓心有所感,被他盯得面红耳赤,还会气得打他一下。
    有了深渊之地和圣元丹的襄助,洛漓的修为也得到了飞速提升。
    只短短不到半年,她的修为便从金丹初期,提升到了金丹后期。
    下一步,便是突破到元婴期了。
    由于洛漓是鲛人族,她的肉身是随着修为一道增强的,倒也不必特意去修炼炼体功法。
    因此,她只需直接突破元婴期就行。
    陈道玄看出洛漓有些紧张,便在一旁温言安慰道:“别担心,有深渊之地和圣元丹襄助,你突破元婴期不过是水到渠成的事。
    再说你现在大道境界也突破至法则境,本就是元婴层次的大道境界,放心吧!”
    看着身旁的这位她生命中最重要的人,洛漓终于不再担忧。
    有最爱的人陪在身边,这一刻哪怕是就此死去,洛漓也感觉没有任何遗憾了,何况区区突破元婴期的危险。
    一旁,陈道玄虽出言安慰,但心里也是有一些紧张的。
    虽说洛漓的根基已经打的十分牢固,但修行之道本就没有十全把握。
    否则,修行之路也不会被称为一条逆天而行的道路了。
    看着洛漓闭关突破元婴期,陈道玄干脆停下了自身的修行,静静的看着洛漓突破,为她护法起来。
    以陈道玄如今的修为,就算洛漓突破失败,他也能护住她的性命,这才是高阶修士护法真正的意义。
    很快,三个月时间过去了。
    陈道玄感知到灵气关注内的气息越来越强,他的心脏也跟着砰砰作响起来。
    终于,灵气光柱缓缓消散,显露出里面的倩影。
    看着洛漓安然无恙的模样,陈道玄调笑道:“恭喜娘子突破元婴期!”
    闻言,洛漓俏脸一红,白了他一眼。
    孰知这一眼,不禁让陈道玄内心微微一热。
    似乎也触碰到陈道玄火热的眼神,洛漓的俏脸更红了,但两人都知道这里是谁的道场,也不敢真的在此地放肆。
    想了想,陈道玄凑到洛漓耳边低声耳语一句。
    洛漓当即羞红了脸,但还是微微点点头。
    见状,陈道玄拉起她的手,两人遁光一闪,便要朝天尊府外飞去。八壹中文網
    孰知正好碰到冉灵夕找了过来。
    “你们这是要去哪?”
    两人听到这话,就仿佛要干坏事却突然被人抓住,十分尴尬。
    尤其是洛漓,整张脸都羞红一片。
    见洛漓不说话,冉灵夕好奇的看向陈道玄,继续问道:“你们是要出去吗?”
    旋即,她又发现了洛漓的修为,眼睛一亮道:“我知道了!原来是洛漓姐姐修为突破了,你想带她出去庆贺一番!”
    于是,冉灵夕当即举起小手:“带我一个带我一个,我也要去!”
    陈道玄无力的张了张嘴,直接盘膝坐下,木讷道:“我不去了,你们去吧。”
    听到这话,洛漓噗呲一声捂着小嘴笑了起来。
    看到洛漓这副模样,冉灵夕看了眼洛漓,又看了眼陈道玄,好像明白了什么,小脸顿时通红。
    随即,她二话不说,遁光一闪便消失在二人面前。
    看冉灵夕离去,陈道玄又站起身来,拉着洛漓的手便朝天尊府外飞去。
    “哎,你慢点!”
    洛漓红着脸。
    出了天尊府,洛漓红着脸问:“我们现在去哪?”
    陈道玄神秘一笑,拉着她的手,二人便消失在天尊山上。
    .......
    下一刻。
    待到洛漓回过神来,二人已置身于玄黄界。
    再次来到玄黄界,洛漓当即就反应过来,急忙道:“你怎么带我来这里了?”
    “放心吧,我已经标记下了天尊山的世界坐标,待会儿完事后直接通过玄黄界进行世界传送即可。”
    听到这,洛漓才放下心来。
    之前他们三人可是乘坐了一个多月的光舟,这才从玄黄界赶到广元界。
    想到这,洛漓由衷感叹道:“修为高就是方便。”
    孰知听了这话,陈道玄坏坏一笑,伸手拦住她道:“还有更方便的呢!”
    “啊!”
    洛漓尖叫一声。
    旋即,一个球形空间囚笼,将二人身形全部笼罩。
    ......
    翌日。
    洛漓披散着头发,俏脸酡红,轻轻的服侍着陈道玄穿衣。
    空间囚笼散去,二人身形再次显露出来。
    这一刻,陈道玄只觉神清气爽,所有的压力全都消散一空。
    “阴阳之道不愧是大道之一。”
    陈道玄咧着嘴,“当真神清气爽。”
    洛漓听到这话,气得用力锤了他一下。
    但陈道玄皮糙肉厚,根本不在乎,反而嘿嘿傻笑。
    见状,洛漓没辙了,红着脸别过头去不说话。
    陈道玄也知道洛漓皮薄,也不再调笑,而是正色道:“漓儿,你先行在此巩固一番修为,我要在今日完成灵性本源的塑造!”
    “你要成功了?”
    洛漓眼前一亮,那激动的神情,简直比她自己突破到元婴期还要开心。
    “我有预感,创造灵性,就在今朝!”
    修士的心血来潮通常是十分准确的,越是高阶修士越是如此。
    这也是高阶修士难以对付的原因之一,有很多高阶修士在心灵预感到危险前,直接选择远遁而去,想杀都杀不了。
    也只有像瑶光城守卫战那种大范围的战场厮杀,气机混乱无比,处处是危险,也就感应不出具体危险了。
    陈道玄面前。
    一个光点缓缓凝聚,若是将其放大无数倍,便能看见这个光点上,有无数道密密麻麻的纹路,而这正是陈道玄塑造出的灵性本源。
    只不过跟别的造物境修士相比,陈道玄的这道灵性本源,还有一小部分缺口,从整体上看,他的这点灵性,只完成了百分之九十九,还有最后的那百分之一没有完成。
    突然,陈道玄睁开双眼,问道:“漓儿,你说我创造的第一种灵性生命,该是什么才好呢?”
    “我......我不知道,陈郎自己决定就是。”
    洛漓似乎有些紧张,下手都无处安放。
    创造灵性生命,这对才元婴修为的洛漓来说,实在是有些遥远,但却是陈道玄即将面对的事情了。
    想到这,洛漓不禁有些失落。
    “沈兄!”
    “嗯!”
    沈长青走在路上,有遇到相熟的人,彼此都会打个招呼,或是点头。
    但不管是谁。
    每个人脸上都没有多余的表情,仿佛对什么都很是淡漠。
    对此。
    沈长青已是习以为常。
    因为这里是镇魔司,乃是维护大秦稳定的一个机构,主要的职责就是斩杀妖魔诡怪,当然也有一些别的副业。
    可以说。
    镇魔司中,每一个人手上都沾染了许多的鲜血。
    当一个人见惯了生死,那么对很多事情,都会变得淡漠。
    刚开始来到这个世界的时候,沈长青有些不适应,可久而久之也就习惯了。
    镇魔司很大。
    能够留在镇魔司的人,都是实力强横的高手,或者是有成为高手潜质的人。
    沈长青属于后者。
    其中镇魔司一共分为两个职业,一为镇守使,一为除魔使。
    任何一人进入镇魔司,都是从最低层次的除魔使开始,
    然后一步步晋升,最终有望成为镇守使。
    沈长青的前身,就是镇魔司中的一个见习除魔使,也是除魔使中最低级的那种。
    拥有前身的记忆。
    他对于镇魔司的环境,也是非常的熟悉。
    没有用太长时间,沈长青就在一处阁楼面前停下。
    跟镇魔司其他充满肃杀的地方不同,此处阁楼好像是鹤立鸡群一般,在满是血腥的镇魔司中,呈现出不一样的宁静。
    此时阁楼大门敞开,偶尔有人进出。
    沈长青仅仅是迟疑了一下,就跨步走了进去。
    进入阁楼。
    环境便是徒然一变。
    一阵墨香夹杂着微弱的血腥味道扑面而来,让他眉头本能的一皱,但又很快舒展。
    镇魔司每个人身上那种血腥的味道,几乎是没有办法清洗干净。
    ---无广告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