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广告小说---
    董卓看起来很好说话的样子,这是真的么?在整个大殿之中估计就没有人会这么想,要不然那么多违逆他的大臣也就不会被做成肉丸子请客了。
    萧江说的话虽然不是反对董卓,实际上表示的是董卓要是当皇帝,那他就不奉陪了,这对于行事霸道的董卓来讲是不可接受的。
    之所以说得这么平静,最主要的一点就是明天他要当皇帝,现在多一事不如少一事,明日之后一切都是他说了算,到时候萧江又算得了什么?
    可董卓没想到萧江已经想到了他想到的事情,而熟悉三国的萧江会担心董卓能对付自己么?
    他现在是故意这么说,在一众大臣和刘协面前表现出不与董卓同流合污的形象,接下来事情就好办多了。
    如三国演义中的剧情一般,大殿内又吹法螺的,有拍马屁的,有装着又吹又拍的,反正萧江就是眯着眼一动不动,到了散朝出得宫门,正准备上马离开,中郎将皇埔嵩叫住萧江道:
    “大将军稍待片刻,嵩有事请教。”
    萧江抱歉行礼道:
    “皇埔将军,你可是前辈切勿多礼,我这大将军不过是一个空壳罢了。”
    皇埔嵩可是一代名将,萧江之所以成为上军大将军,主要是董卓怕有人牵制吕布这个战神而已,反正对于董卓来讲封什么官都没有用处,手下没有大军给你个骠骑大将军甚至大将军之位都是空谈。
    皇埔嵩一瞧萧江随性又客气的样子笑道:
    “那我还是叫你齐侯吧,不管咋说你的食邑可不会丢掉,今日齐侯在大殿说的话可会招来麻烦,你不担心么?”
    萧江嘿嘿一笑说道:
    “我可不怕,董卓有吕布,自然知道我若是要想离开,就算千军万马对我也无用,除非背后下黑手,可我也不会给他机会。
    再说了,我就不相信那肥猪能够当皇帝,不过么我也不想参乎这件事,天道好轮回苍天饶过谁,这作恶多端终有报,只是早晚而已。
    皇埔将军,你是朝中老人,有些东西你能看到,事态变化总是难以琢磨的,我只希望天下安宁,若是将军有需,可以到城外军营找我,小子先行告退。”
    皇埔嵩愣了愣,萧江已经翻身上马离开,皇埔嵩盯着萧江远去的背影低语道:
    “他难道看出了什么吗?他若已经看透我们的计划,那他的智谋可不简单,难怪董贼对他这么畏惧,或许他要做点什么事情让我们惊讶一番呢。”
    ……
    第二天中午时分,长安城内事态突变,就在所谓的禅让典礼之上,吕布王允等人联手击杀了董卓,整个长安城一下鸡飞狗跳乱做一团,很快城内因为吕布李傕等人把持军队安顿下来,王允几人则开始布置对付董卓亲信之事。
    ……
    “报,启禀将军,眉邬之中已经是一片焦土,树林里还绑着董卓的母亲妻子等人,对了,还有一封留给将军的信。”
    在一彪急行军的队伍前,探子正对皇埔嵩汇报消息,皇埔嵩愣了愣接过一张绢帛仔细看了一下,他脸色微变后紧握拳头说道:
    “好个萧浮生,不出手则已,一出手就是谋求最大利益,还把董贼家眷这个大麻烦留给了我,罢了罢了,这萧浮生果然早看透今日之变,眉邬这些物资被他弄走,看来他要干大事,只不过现在长安动荡,他那三千兵马能够看住这批物么?”
    眉邬可是董卓建立来享乐和囤积粮草财富的地方,当初他洗劫了整个洛阳和各处坟墓,所得粮草财物可以养千万人。
    皇埔嵩本来奉命前来攻打眉邬,现在眉邬的一切已经被萧江卷走,皇埔嵩虽然没有得到那笔巨资却也不算失败。
    “把董贼家人全部砍了,将人头挂在长安城门。”
    皇埔嵩下令杀掉董卓家几十口人掉转军队回了长安,这时长安变局已经稍微稳定,大殿上刘协也显得十分开心,王允更是沾沾自喜,因为他现在是三公之一的司徒,节制着百官,不过他却对于对面一个长相冷峻英武的将军有些不满。
    此人在之前名声很差,但是他却控制着董卓军十万兵马,这一次长安不乱那可是他的功劳,甚至比谋划一切的王允功劳都要高,所以他现在手握兵权就算王允也不敢轻易招惹。
    “中郎将皇埔嵩觐见。”
    宦官的声音让大殿内一下安宁下来,献帝点头说道:
    “宣。”
    皇埔嵩进来拜见皇帝后,起身禀报道:
    “启禀陛下,臣奉命前往攻打眉邬,行至半路探子汇报,今日凌晨上军大将军萧江已经率部打下了眉邬,并且将董贼家人全部抓捕,我已经下令砍掉这些人的脑袋挂在城门以震宵小。”
    “什么?”“啊……”“呃……”
    听到这个消息,大殿内所有人都脸色一变,尤其是掌握了兵权的吕布更是脸色大变,他骇然说道:
    “那眉邬的粮草财宝呢?”
    皇埔嵩暗暗一笑,这李傕虽然掌控十万大军,但是一直以来董卓都控制着粮草这种最关键的东西,平常军中只有不到七日存粮,所需都是从眉邬调拨。
    现在萧江打下眉邬夺了粮草财富,那这长安十几万大军就别想安稳度日了。
    皇埔嵩说道:
    “吕将军,粮草财宝肯定也在萧将军处,我军职太低不方便前去询问。”
    吕布脸色一变,他还没有说话王允就笑呵呵说道:
    “吕将军,你现在迁为奋武将军仪比三司,又加爵温侯,不比齐侯差,再则你有数万大军,找他要粮食应该没问题。”
    吕布别的不担心,就怕军中缺粮哗变,这才有了个好身份地位,他也不想弄得一地鸡毛。
    吕布紧握方天画戟沉默一阵说道:
    “敢问皇埔将军,我的貂蝉在哪里?”
    皇埔嵩愣了愣,都说吕布叛董卓为的就是貂蝉,他之前还有些疑惑这堂堂神将这么不堪,现在看来那是真的不堪了。
    这貂蝉不过一女子,吕布却更加重视貂蝉而不是大军稳定,皇埔嵩不禁对吕布又看低了一些。
    。:
    ---无广告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