也不知过了多久,我的下身渐渐由剧烈的快感变成了酥酥麻麻的难耐,

    我故意夹紧了下身想让应然快点s出来,好早点结束这让人快乐到恐惧的欢爱,然而应然虽然嘴里说著动情的话身下却一点要s的意思都没有,我只能放弃了反抗,放松自己任由他对我施加著无尽的甜蜜折磨。

    不知过了多久,我昏昏的睡了过去,这期间我醒来过几次,每次醒来都能感觉到应然依然在我身上温柔缓慢的抽c著,而那也只是一瞬间的意识我便又昏睡了过去,直到我第二天醒来,床上已只剩下了我一个人。

    我习惯x地看向床头的闹锺,天呐!居然已经十二点了,我下午一点还有课要上呢!我急忙起身,可身体上的酸痛让我又跌回了床上,忍不住闷哼了一声。

    这时,我突然闻到了一阵香气,只见戴著围裙的应然端著香喷喷的早餐从厨房走出来,我不自觉地咽了下口水,应然将早餐端到我面前,靠近我说:“姐是因为看到早餐流口水,还是因为看到我流口水啊?”

    他这麽一说我才注意到,他的围裙里面g本就是真空状态,我的脸一红,忙拿起一片面包在嘴里嚼著掩饰此时的尴尬,应然也没再说什麽,将早餐放在床头柜上,摘下围裙又钻进了被子里躺在了我的身後。

    说实话,应然穿围裙的样子x感极了,这点是我早就发现的,不敢多想,专心吃著应然为我做的早餐,可当我正要喝牛n的时候,腰间却突然多出一双手,我的手一抖,牛n洒在了x前一些。

    应然拿捏著轻重适当的力道为我按摩著酸痛的腰部,让我舒服的想哼哼,不禁闭上了眼睛享受应然的体贴服务,应然的一只手覆上我的手,将牛n杯放下,然後摆正我的身体看著我x前的牛n,暧昧的说:“不能浪费。”便伸出柔软的舌T吮在上面,同时手下仍然在我的腰部揉捏著。

    “唔……”这样舒服的感觉让我不自觉的发出一声模糊的呻吟,而应然巨大的昂扬也不知什麽时候已经顶在了我的腿间,正借著我由於刚才动情流出的爱y在我的花瓣间来回滑动著。

    由於有爱y的润滑,这种摩擦就变得格外的舒服,让我体内的欲望迅速的膨胀了起来,但理智却告诉我,不能再做了,一会儿还要去上课,於是我推著应然,

    “不要……应然,我上课要迟到了……”应然没有理会我的话继续在我腿间摩擦著,

    “应然……啊!”我更用力的推了推他,没想到他在我腰上的双手一用力,借著爱y的润滑直接顶了进来,突然地全g没入让我惊叫了一声,然後不满的看著他。